当前位置: 主页 > 香港马会开奖日期 >

一夜崩盘股债汇“三杀”阿根廷发生了啥?

更新时间:2019-08-30

  498888王中王,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(ID:wallstreetcn)编辑位宇祥 廖志鸿 杜玉

  北京时间8月12日,阿根廷金融市场经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,股债汇市遭遇来势汹汹的“三杀”局面。

  阿根廷大选初选投票结果差距之大让各方始料不及,许多投资者毅然决然地按下了“卖出键”,股债汇市场被全面引爆,阿根廷本币比索兑美元、主力股指和债市均遭遇两位数的抛压。

  阿根廷是一个饱经各种经济、金融灾难的国家,但凡教科书上写过的阿根廷就遭遇过,但周一这一幕在该国仍是前所未有。

  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一度跌约36%,刷新盘中历史低点至61.9987比索,令其进一步成为今年新兴市场表现最差的货币。午盘后跌幅收窄,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最终收跌15.27%,报53.5比索。

  周一美股盘中,阿根廷央行宣布8月12日动用0.5亿美元自有的外汇储备拍卖,是2018年9月以来首次干预市场,并将平均Leliq票据利率设置在74.782%,7月底时这一平均利率为59.587%。

  同时,阿根廷银行同业拆借利率一度飙升至90%-120%,最终稳定在86%,上周五的平均水平为61%。

  阿根廷主要股指Merval跌幅不断扩大,最深跌38.1%或跌16905点,最终收跌37.35%,创史上最大单日跌幅,报27787.43点。所有成分股均收跌,金融和能源类股尤其遭受重创。

  据新浪财经统计,8月12日,美元计价的阿根廷S&P Merval指数暴跌48%,为在统计的全球94个主要股票指数中自1950年以来第二大单日跌幅,仅次于斯里兰卡股指1989年61.7%的最大单日跌幅。

  衡量债券风险的阿根廷五年期主权债信用违约掉期(CDS)一天内飙涨938个基点,至1955个基点。

  早盘时这一数据显示,阿根廷在未来五年发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为72%,明显高出上周五(8月9日)的49%。

  同时,2017年发行的阿根廷100年期“世纪债券”价格暴跌27%,至54.66美分。

  知名评级机构惠誉发布公告称,如果阿根廷市场进一步恶化,将冲击到该国的主权信用评级。

  摩根士丹利将阿根廷股票和主权债的评级从“中性”下调至“跑输大市”,并预计阿根廷本币比索还将贬值20%。

  因为当地时间11日,阿根廷大选初选投票中,现任总统马克里遭遇“滑铁卢”。

  央视新闻报道,马克里大输15%,落后于由前总统克里斯蒂娜推举的费尔南德斯(得票率超过47%)。马克里在当晚的讲话中承认在初选中失利,并表示在十月的大选到来之前,执政党需要加倍努力,扭转局势。

  今年大选定于10月27日举行,届时如果一位候选人的得票率在45%以上或者在40%以上且比第二名高出10%,即当选下届总统。

  初选结果令马克里连任的概率越来越小,这个结果不止是对马克里的反对票,而且是对推行了近四年紧缩政策的否决票。

  去年,马克里政府还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达成的570亿美元贷款协议。如果他再度当选,则意味着阿根廷民众需要继续节衣缩食地过日子。

  不少观点认为,此次初选被许多人视作对马克里经济改革措施的一次“全民公投”,现政府的紧缩政策遭到了公众的拒绝。

  如果马克里不能连任,反对党上台就要推翻紧缩政策。费尔南德斯利用选民对紧缩政策的反感,提倡反紧缩政策(即宽松政策),提出向退休人员提供免费药品,为普通工人提高工资等。

  市场担心,如果费尔南德斯当选,阿根廷政府的预算可能会再度膨胀,从而危及IMF对于阿根廷的经济援助,阿根廷可能再次出现债务违约。

  交易员们担心,这场选举是一个信号,表明该国可能会考虑回归货币和资本管制等政策,从而摆脱马克里对市场更为有利的头寸,于是毅然决然地按下“卖出键”。

  阿根廷曾经是高收入国家,但过去几十年一直在中等收入陷阱中挣扎,为偿还外债而努力;现在是全球通胀最严重的国家之一,通胀率一度高达57.3%,近几个月虽有下降,仍在22%的高位。

  2015年上任的马克里总统,采取的亲市场的政策立场,推行紧缩的财政政策,以偿还外债,但结果就是普通民众生活水平日渐下降。

  自其就任总统以来,阿根廷的GDP累计下降了18%,而累计通胀则超过150%,贫困率超过30%。至今为止,阿根廷的经济也并没有显露出好转的迹象,马克里当年许下的创造就业,促进经济、带来投资及实现零贫困的的目标仍是遥遥无期。

  2018年4月底以来,受美联储加息预期等内外因素影响,阿根廷比索急剧贬值,马克里政府采取大幅加息、削减财赤、调整政府经济团队等措施,并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571亿美元备用贷款协议,金融经济形势逐渐趋于稳定。

  因此,IMF为了保住贷款协议,是乐见马克里连任的。未来两个多月时间里,马克里政府为了拉拢选民,可能采取财政宽松政策,增加水、电、气等公共服务补贴,而“金主”IMF也可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阿根廷央行为了稳住比索,也可能加息。就在去年8月,为了应对比索疯狂贬值,阿根廷央行将指标利率(七天期LELIQ)大幅上调1500个基点,由45%升至60%,还将私人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上调了五个百分点。

  不过长期看来,阿根廷经济的大饼越来越小,无论哪个政党上台,经济政策如何反反复复,其实质也不过是寅吃卯粮。

  阿根廷政治的斗争引发的金融市场的剧烈动荡,不过是给了国际资本低买高卖的机会。